來自?財經?2020-01-09 16:21 的文章

書,盡情聽(文3d開獎在線直播化市場新觀察)

 

  數據來源:艾媒咨詢《2018—2019中國有聲書市場專題研究報告》
  制圖:汪哲平

 

  核心閱讀

  閱讀可以有很多種樣式,從紙質書到電子書,再到被稱為“耳朵經濟”的有聲書,三種形態相互促進、互為補充。無論是上下班路上、做家務或者睡前放松,音頻在人們的生活場景中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高。聽,已經成為一種生活方式。

  如今,有聲書市場仍處于方興未艾的階段,有很大增長潛力。滿足公眾對優質、多樣音頻內容日益增長的需求,提升編輯策劃和內容創作能力,將是未來的發力點。

  

  無論上下班路上、做家務時,還是運動中,越來越多人以聽書為伴。從網絡小說到經典名著,一本本圖書化作聲波傳入億萬讀者耳朵。據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統計,2018年,我國有近三成人有聽書習慣,一個龐大的市場正在使有聲書成為新的風口。

  紙質書銷量平穩,有聲書成出版業新的發力點

  “這些年紙質書銷量保持平穩,出版業需要開辟新的增長點,有聲書是一個很好的切入點。”北京少年兒童出版社副總編輯李天舒說:“現在紙質書、電子書、有聲書多種形態并存的局面已經形成,出版單位如果不去開拓新的渠道和形態,路會越走越窄。”去年北京少年兒童出版社出版了兩部作家葉廣芩的兒童體裁的小說,銷量和口碑都很好,于是又約請北京人藝的導演和演員,進專業錄音棚錄制了這兩部小說的有聲版。

  接力出版社目前已在紙質書基礎上開發了500余種有聲書,覆蓋少年兒童、大學生、白領等讀者群體。去年上線的《小天鵝睡前故事》《我的野生動物朋友》等有聲書產品,受到讀者好評。接力出版社副總編輯馬婕說,目前有聲書的盈利能力雖然還不及紙質書,但是已遠遠超過2017年之前的營收,甚至與電子書的盈利能力比肩。

  《平凡的世界》有聲書,在喜馬拉雅上的播放量已超過3300萬次,上千讀者給出了滿分評價。“紙質版《平凡的世界》累計售出了1000多萬套,像這樣‘自帶流量’的頭部圖書,其有聲版上線后也迅速成了頭部產品。”出品方負責人黎遙說。

  中國出版集團整合旗下人民文學出版社等豐富出版資源,在喜馬拉雅已上線300多種有聲書產品,收獲了40多萬粉絲。人民文學出版社還搭建“人文讀書聲”有聲小站,實現聽書、看書、看視頻等多種閱讀方式的融合,已積累約5萬用戶。

  紙電聲三種形態相互促進,滿足不同的閱讀需求

  有聲書會沖擊紙質書嗎?從目前看,有聲書推出后反而促進了紙質書的銷量。

  馬婕說,有聲書和紙質書擁有不同的傳播介質,它們對應的是用戶不同的使用場景。有聲書更多地呈現出一種伴隨屬性,比如它常出現在人們的通勤路上、睡覺之前。有聲書和紙質書不是替代的關系,而是相互補充。她舉例說,去年4月,《我的野生動物朋友》紙質書、有聲書、電子書在各渠道同步上市,紙質書首印30萬冊迅速售罄,至今已加印4次,有聲書播放量超過1000萬次。紙質聲電三種不同形態的內容產品聯動發力,能更大化呈現出IP價值。

  北京出版社的《大家小書》叢書是文史類普及性讀物,深受讀者歡迎。從2018年開始,北京出版社開發了《大家小書》有聲版,分為25期放在喜馬拉雅上供讀者免費收聽,共收獲31萬次的播放量。北京出版社副總編輯安東說:“雖然沒有統計過有多少讀者是聽了有聲書后去買的紙質書,但紙質書銷量增加的事實,至少說明二者之間有相關性。”

  黎遙認為,截至目前,有聲書、電子書對紙質書的影響都是正面的,許多讀者傾向于紙質書、電子書、有聲書各備一本,以滿足隨時隨地的閱讀需求。

  并不是所有圖書都適合做成有聲書,能有效轉化成有聲書的資源其實是有限的。不久前,北京一家出版社在清點版權資源時發現,在七八千種圖書中真正適合做成有聲書的不過200余種。

  黎遙認為,故事性強的內容更適合做成有聲書。“有些內容靠聲音這種介質難以承載,比如一本寫滿化學公式的專業書,聲音很難解釋清楚。”他說,有聲書不是找個人把書稿念一遍,而是二次創作,對內容的把關非常考驗編輯的鑒別力。

  電子書、有聲書的加入也促使出版機構改變工作流程。馬婕說,現在電子書、有聲書、交互電子書的策劃前置到紙質書策劃的過程中,編輯不得不在圖書策劃的時候,兼顧其他閱讀形態甚至新媒體形式。